真有那么多的某品牌大闸蟹? 9-26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0277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50 评论 820

 

    “西风响,蟹脚痒”,又到螃蟹上市时。在迎来送往、觥筹交错的宴席上,身披红袍的螃蟹便成了众人眼中独拔头筹、不可或缺的新宠,一旦在那毛茸茸的脚上套上个据说能防伪的某品牌大闸蟹戒指以证其出身正宗,那身价自然就更为不菲。

    不过,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在我们视野所及范围,那些蟹忽然大都矜持而骄傲地戴上了象征身份的戒指,一时间,这也戒指,那也戒指,仿佛都是收编在册的正规军,浩浩荡荡、堂而皇之地向市场进发。

    真有那么多的某品牌大闸蟹吗?当然不是!蟹脚上的戒指在阳光下折射出的五彩斑斓背后是卖蟹者的窃笑,恐怕只有那不谙世事的城里人才会天真地相信那戒指的公信力。某品牌大闸蟹行会的会员只要申请,便可不限量地以五毛钱一枚的代价购得戒指,然后再以两块钱的价格向外地蟹农转手批发。你说,戒指下的真伪还有谁能辨出?

    其实,对某品牌蟹的真伪问题说长论短我们已并无太大兴趣,“假作真时真亦假,你真相信就太傻”!世事的复杂多变、真伪难辩早已教会了我们别去相信那些看似情真意切的拍胸脯表演,我们真正想寻找答案的是:人们心中到底还有没有道德标准?除了金钱利益,人们是否还会顾及“道德”这个概念?

    也许,说起道德构建这个话题,人们便会习惯性地往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文革时期找原因,现成的答案是:十年浩劫,破坏了人们的道德观,从此就礼崩乐坏,所以一切的帐都得算在文革头上。

    初听这个论断时,人们倒还有几分相信,但时至今日,去那个年代结束已有三十多年,可身边的社会建构、人际关系怎么依然有那么多的疑问找不到答案?说不定那个屎盆子还不能扣在文革头上。不从真正的成因着手,恐怕此类社会现象还会越演越烈。

    泱泱中华大国,地广人稠,几千年来的牧民者赖以教化人心、聚拢人气的道德标准就是敬皇畏天,直接的体现就是君权神授,民众不能有自己独立的思想见解,一切听从皇令就是最高的道德标准。现在也常见有所谓的忧国忧民者说是要从中国传统的儒教文化中寻找拯救道德的良方,他们心中的理想境界恐怕就是推行唯王令是尊的奴才道德。昏愦自然是昏聩,但也就是说说而已,历史早将这段过程抛在身后,再无返回之可能,所以也就罢了,不必太把他们当真,我们所要面对的,应是寻找现代道德构建的立足之地。

    新中国成立后,社会道德建构的立足之地就是政治。从广义上说,以政治作为道德的立身之本完全正确。以治理国家为终极目标的政治运作理应成为规范道德行为的圭臬。不过,问题在于,在具体对“政治”的解读上会因实际的执行者的理解各异而产生相去万里的效果,客观上会庸俗化地处理政治和社会道德观的相互交集关系,最终会悖离建立道德基点的初衷。

    理性的道德建构应从纯政治的框架中剥离,着眼于社会关系的融合,立足人文本性,方能收久远根本之效。

(2010-09-27)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5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209/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安然随笔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昨天节目中最后一个参与电话的阿姨言犹未尽,节目过后的延伸交流令人唏嘘,原来那位阿姨说的是“农村有些老人和子女发生争执,媳妇往婆婆面前扔了一把刀、一根绳,说是自己挑了断方式,结果那位老人选了绳子,上吊前...
网站故障已排除  8-28 安然随笔

网站故障已排除 8-28

各位朋友,在此先说声抱歉!因网站服务器硬件故障,最近几天的帖子状态很不正常,具体表现为或有日期舛误,或有帖子丢失,朋友们发帖后可能会找不到自己所发之帖,也可能在传送环节上受阻,但至今天为止,网站已修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