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那两处违建的事 7-18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4199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50 评论 1,035

 

    近几天,有关莫城三星村和海虞望虞村两处违章建筑的投诉者紧追不舍,数次逼问,并对迟迟未见明确结论表示极端失望,其情其状可掬。其实说起来倒不是这两处投诉涉及敏感问题或是公开答复有投鼠忌器之虑,只是在《午间风》的追踪过程中,我们渐渐发现,这两处违 章建筑的处理正象其他类似问题一样,无论是投诉者还是相对应的政府机关,最终面对的将是永远无解的斯芬克司之谜,所以一拖再拖,迟至今日才在网页文章里和朋友们作一坦诚之析。

    对投诉者农民朋友而言,之所以说是“永远无解的斯芬克司之谜”,是因为在投诉者发言之初,心目中其实有意无意地早有预设的答案,而这个答案的正确与否的界定并不以外界客观的整体变化而变化,唯一的认可答案前提只能是自身要求的满足,而事实上,目前客观社会环境中政策的缺乏连贯性的最大特点就是忽略相关对象的隐性利益和次生状态。以不变的要求去映证早已面目全非的政策,最终得到的那又会是什么呢?

    对政策的执行者政府机关而言,之所以说是“永远无解的斯芬克司之谜”,是因为对事物违章与否的衡定其实是个流动的变量,到底从何时算起才是违章建筑?实在难以找到能使众人服膺的一刀切的起始点。政策一路走来常有变动,执行者也常在换马,面对汹涌而至的违建大军,执行者也常常在节节退让,并在较长的一段历史时期内造成了许多政策允许以外的客观存在事实,而这些事实又为下一波的违章现象提供了处理上的难度:民众会说,别人能违建,我为什么不能?执行者会说,那是上一任留下的历史遗留问题,为什么要我来承担解决的责任?

    当然,就这两处违建事例而言,处理的工作还在做:莫城三星村的违建,是因为当年村民间关系不错,签字同意了搭建,村里、管理区也没及时制止,让它成了被默认的存在,如今村民间反目,要板着脸来对照政策规定办事,摆在桌面上的理也的确证明了那是违建,应该处理,但已事过多年,解决起来实际困难重重,又怎能一拆了之?所以目前工作正在做;海虞三星村的违建,当年地处偏远,几块地都荒在那儿,搭不搭的谁也不去管他,可最近那儿边上忽然建起了个市场,违建房屋顿具增值潜力,怎不叫人眼红?为什么你能凭空增财我们却没有?违建应该拆!对,应该拆,不过时间已过两年,从法规上来说,拆除也得走法院判决的途径,又岂能轻松一拆?

    坦率地说,我们同样有着那几位投诉者的担忧,这两处违建的处理工作目前虽说还在做,但最终很可能会以不了了之。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现状。

    不过,我们和朋友们作如此坦率的分析,并不希望朋友们就此陷入失望沮丧的泥淖,恰恰相反,我们始终认为,清醒、理性的认知最终有助于信念的建立。只是希望能通过客观具体实例的剖析对照,通过自身理性的分析,明白事物的正确存在并不仅以利益得失为前提,这样才能反复权衡提炼,使自己始终处在理性认知的自由王国中。是否能明白这一点:历来我们所被灌输的、所理所当然地接受认可的道理、戒规是否不可挑战?实证主义者约翰﹒穆勒认为,“社会客观内部并无普遍的必然的内在规律,它最多只是人们通过经验感知的先后关系和相似关系”。那么,对人们所训诫于我们的这样那样的东西,是否也可以再作论断呢?

(2010-07-19)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5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206/
朋友们,国庆快乐! 安然随笔

朋友们,国庆快乐!

朋友们,国庆快乐! 国庆七天,《午间风》节目内容安排如下,敬请关注:一、10月1日:和市民纵谈国庆日感受。通过各类社会人群的自身经历交流,给社会主义祖国唱一曲由衷的赞歌。(主持人:厚奇);二...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