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小女孩是不是被拐骗的? 4-4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18679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50 评论 733

    来自安徽省灵璧县娄庄派出所张警官(0557-625682*)和娄庄村陈书记(1395571840*)的答复,似乎都证实了那位被疑骗拐女童在常熟方塔街行乞的老汉确属他们治下的娄庄人氏:崔姓,家有两子,一名崔统威,一名崔统风,那两名刚满周岁的双胞胎女童为大儿子崔统威所生,孩子的母亲是贵州人,叫范明辉,生下孩子后就不告而别,至今不见音讯。据张警官和陈书记说,他们当地外出乞讨为生的人并非崔家独有,所以崔老汉带着两个小孙女外出行乞似乎也不是什么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我们知道他在常熟,回不回来的,由他们自己决定吧”,警官和书记的口吻十分淡然。

    当然,孙志刚事件引发全国关注后,1983年实施的《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遗送办法》已于2003年8月废止,取而代之的是较具人性化的《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其中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被救助者必须自愿,不能强制收容”。崔老汉是否接受救助、返回乡里,似乎也不能由外人来强勉,那两条稚嫩的本该象花朵绽放的小生命是否仍然以这样的一种方式在众人悲悯却无奈的注视中打上童年的印记,旁人似乎也无权置喙。这种无奈直接体现为,前天我们在网页文章留言回复中提及“那两个女童很有可能不是拐骗的”之后,原本激情可掬、迫不及待地要出手相援的“宝贝回家”寻子网的热心市民就再也没在我们的网页文章下体现出紧追不舍的爱心询问。是很无奈地觉得无法跨越“非拐骗”这个障碍还是认为“既为亲生,就可放心、不必再加干涉”呢?但愿不是后者。

    中国传统的道德观念历来就把子女视为自己的私有财产,只是在“五四”时期有过短暂的电光火石般的觉醒,但时至今日,社会的主流人文观念依然停留在鲁迅曾说过的那种“只是子之父而不是人之父”的层面,无论是任其在“尘土中碾转”还是呕心沥血供其“上学、成家”,骨子里始终无法摆脱根深蒂固、习焉不察的“子女是私有财产”的观念。那利用人们的恻隐之心、已沦为乞讨工具的孩子有可能是老汉亲生的孙女,但那也仅此而已,难道就能以此理所应当地拒斥社会正当的关注和追问吗?除了在生物学意义上的属有关系外,为人父母者没有任何权利剥夺孩子人文精神发育的天权,社会普世价值的关怀羽翼不应在所谓的家庭樊篱前止步。美国的父母打孩子要受警方的责罚,中国父母对此嗤之以鼻,认为正因为是爱之深才责之切,爱孩子、要孩子好才管教孩子,怎能因此受罚?殊不知,他们忽略的恰恰是这种在爱的名义下的自私,正是这种自私,构成了中国民族群体中普世价值观念的麻木,形成了人们跳蚤限高般的局囿思路。个体所具有的另类方式存在的理由只局限在个体的范畴,它的存在完全不应成为对抗普世价值观念的理由。

    即使那两个女童是那个老汉的亲孙女,社会人群仍然有充份权利关注或介入她们的身心正常健康成长过程。要说“希望工程、慈善事业”,这就是。

    虽已仲春,东风却依然尖利,不知那两个在满街风尘、一地冰冷中蹒跚学走人生路的女童今天夜宿何处?

(2010-04-04)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5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200/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安然随笔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昨天节目中最后一个参与电话的阿姨言犹未尽,节目过后的延伸交流令人唏嘘,原来那位阿姨说的是“农村有些老人和子女发生争执,媳妇往婆婆面前扔了一把刀、一根绳,说是自己挑了断方式,结果那位老人选了绳子,上吊前...
网站故障已排除  8-28 安然随笔

网站故障已排除 8-28

各位朋友,在此先说声抱歉!因网站服务器硬件故障,最近几天的帖子状态很不正常,具体表现为或有日期舛误,或有帖子丢失,朋友们发帖后可能会找不到自己所发之帖,也可能在传送环节上受阻,但至今天为止,网站已修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