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世上湖山、天下常熟”还是“天下常熟、世上湖山”? 10-31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5143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48 评论 1,170

    有段历史公案尚待就教于各位方家:是“世上湖山、天下常熟”还是“天下常熟、世上湖山”?这两种词序孰为先?

    这本来不应该是个问题,人们的印象中从来就是“世上湖山、天下常熟”,无论是官方宣传用语还是民众语言习惯都是如此,哪怕是从平仄的角度去读,另一种词序也让人觉得很不顺——但正如我们对生存环境中其他事物的认知一样,习以为常、理所当然的外在解读往往并不是事物内涵的唯一正解,这两种词序其实大可推敲。

    事情的缘起还是一位支塘老先生的投诉。那位老先生的初衷是想通过《午间风》节目纠正支塘境内某路段边一块大石上的铭文,说是“世上湖山、天下常熟”的词序被颠倒了,那儿南来北往者甚众,众目睽睽,实在太丢常熟人的脸了。

    我们当然很重视这事,赶紧和相关方——交通局公路管理处联系,满心以为是做了件有益于家乡形象的好事,殊不料对方并不领情,说是那八个字的词序本该如此,反倒是现在人们常用的词序有误。

    这下问题大了。如果真如公路管理处所说,岂不是现在的通用说法要推倒重来?那社会成本可就难以估量了,从书面印刷品到标牌铭刻,岂是一个“换”字了得?不管如何,先追根寻源,弄清这句话的来龙去脉再说——《午间风》就此陷入了众说纷纭的一团乱麻之中。

    一番网络查寻后还是不得要领,无奈,请教本地博物馆的一位权威人物,得到的答复是:那句话是汪道涵1987年5月1日来常游尚湖时的题辞,原文便是“世上湖山、天下常熟”。那位权威人士还言之凿凿地告诉我们,其曾亲往题辞原件拓片拍照,然后镌于尚湖入口处的匾额上,应该不会错。

    如此说来应该不会再有疑问,可是我们心头总还是不踏实。既然有原件,那不妨索性从原件寻真伪。从尚湖管理处了解到流香馆保存有汪道涵的题辞原件,于是就驱车前往,出人意料的是,那儿确实有块汪道涵题辞的匾,但却是仿制品,而且词序恰恰和那位权威人士说的相反,真的是公路管理处同志说的那样,“天下常熟”在前。

    那原件到底在哪儿?是否已无处可觅?如果无从查证,那可真的会成为糊涂官司。好在经过辗转询问,终于见到了藏于尚湖档案处的汪道涵题辞真迹:没错,是“天下常熟”在前。

    至此似乎尘埃落定,目前人们常用的词序有误是确切的事实。不过,事情又峰回路转,原先我们担忧的社会成本甚巨的纠错行为将不必因此而发生,某政府部门的理由是:说“世上湖山、天下常熟”时并未冠之以“汪道涵题”的说法,那就颠来倒去,一任其便,其谁曰不然?只是在涉及具体的“汪道涵题辞”的外在环境时才应将“天下常熟”置前。换言之,锁定原题辞词序的前提是后面有汪道涵的落款,若无,则已非汪氏专利,换个说法也无妨。

    妙,只有深谙中国社会官场左右逢源之道者才能想出这一高招,确实在语言表述上能站住脚,也避免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提起此段历史公案无他深意,只是就教各位方家,不知对此是否更有妙解?

(2009-10-31)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48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185/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安然随笔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昨天节目中最后一个参与电话的阿姨言犹未尽,节目过后的延伸交流令人唏嘘,原来那位阿姨说的是“农村有些老人和子女发生争执,媳妇往婆婆面前扔了一把刀、一根绳,说是自己挑了断方式,结果那位老人选了绳子,上吊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