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劳动者维权? 7-24

2019年4月8日16:06:48 发表评论 334

 

    美国汽车业巨无霸通用公司的轰然倒地、剨然解体,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据说是“工会为劳动者谋利太过,以至企业不堪重苛”,说是“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有着无比强大的势力”,以至“在过去15年中,光医保和退休这一项就消耗了通用1030亿美元,如果分摊到每台车,通用的支出是1500美元,而丰田的支出却只有110美元”。

    美国的劳工者维权之路是否已历经成熟阶段并由此而一路走过了头这暂且不论,只是资本主义国家体制下劳动者的维权状况却反倒和以劳动者作为国家主人翁的社会主义国家中的劳动者维权境遇常常形成着强烈的反差,这无论从诉求时的预期心态或是诉求中的实际效果来看,都令人难以坦然面对、难以自圆其说。

    前天,尚湖镇一位外地来常务工者惴惴不安地推开《午间风》办公室的门,希望我们能为他讨还辛苦半年的劳动所得。细看他带来的当时和厂方签订的合约,其中赫然在目的几条有关工资结算的规定就淋漓尽致地勾勒出了根本没想和工人平等相待的老板嘴脸:一、工资按年结算,中途离厂厂方不负责;二、做满一个月擅自离厂,厂方只支付60%工资。那位务工者来自安徽,因家中有急事要辞工,可老板一口咬定只能按合约处理,工资最多只有60%。那位务工者找当地劳动所,劳动所让他到市劳动局仲裁,可到劳动局仲裁科努力了一下,得到的却是“该企业未经注册,不具备劳动争议仲裁的主体资格,不予受理,可向法院起诉”的决定。一纸措辞冰冷的裁定书使那位打工者茫然不知所从,到《午间风》来求助时满脸写满了失望。

    当然,从严格的条款规定而言劳动仲裁不予受理也并非行之无据,但在社会弱势群体权利主张严重失衡的前提下相应部门依然寻章摘句式地照本宣科,客观导致的社会效果还有什么公平可言呢?那张合约本身就是严重违反《劳动法》的不规范文本,让劳动者通过法院诉讼的途径来维权,事实上会颇费周章,毋庸讳言,在如今的社会状态下,劳动者法律维权的努力往往最终只能是付出的成本大于或有的所得。虽然此事最终在《午间风》节目和厂方直接的沟通协调下获得了差强人意的结果,老板写下了年终还款的欠条,但劳动者心头留下的阴影又如何会轻易消去?社会上此类纷争多如牛毛,又岂能都寄希望于《午间风》?

    从表象看,劳动者维权的途径、诉求的部门以及社会环境的关注等一应俱全,什么都不缺,但真正实施起来却会处处碰壁,隐性的但却为社会各方认可的潜规则使劳动者时时处于弱势,即使获得权利的主张,也往往是劳动者利益受损的迁就和退让的结果。目前哪个企业会有象美国通用公司那样为劳动者权益大声疾呼的工会组织呢?即使是再厚道纯朴的劳动者也会通过自身的经历明白这种期待是水月镜花式的空想。资本主义的国家顺利成章地存在着这样的工会,劳动者是主人翁的社会主义国家反倒常常难以主张劳动者权利,这无论如何都是绕不过去的讽刺。

(2009-07-25)

web-adm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