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东东的鬼话 4-4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112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47 评论 466

 

    目前我国境内竟然还没有“年度杰出贡献奖”奖项评选,这不能不说是一大憾事,尤其对北京大学司法鉴定室主任孙东东而言更是如此,因为非此殊荣不足以彰显他“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的高论。抬起高傲的头,将民众痛苦的呻吟和无奈的渴求都轻轻扫入“精神有问题”一类,所余存的社会状态岂非就只是完美的和谐?如此高明的逻辑演绎不获“年度杰出贡献奖”实在可惜! 

    孙东东是否曾对所有的“上访户”作过“不说100%”或是“99%”以上的精神分析鉴定然后才下此断论,从刊载他高论的昨天《中国新闻周刊》的报道中我们不得而知,但即使他曾作过“不说100%”或是“99%以上”的实例分析,是否就能推而广之地得出老上访户“都是精神上有问题”的结论呢?

    中国的精神分析学发韧于上个世纪初的“五四”运动时期,近一个世纪以来,基本上跟在国外相关学说后亦步亦趋,很少有独立特行的切合中国社会现状的特点分析,更没有形成自成体系的适合中国民众和社会舆情的精神分析学说。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体,精神分析应从生理性和社会性两面进行才能得出客观结论,如果只是强调生理状态的某些特征而忽略了社会性的前提存在那显然会走向削足适履的反面,最终只会导致错误的结论。

    人的精神状态是一个流动的变量存在,其形成动因便是外在的社会刺激和环境因素。离开了外在的社会因素,只截取了局部的精神表现状态作生理性的判断,对观照对象而言是极为不公的,持这种观察方法的所谓专家其实只是头部钻在沙堆里的鸵鸟,所得结论完全是心造的幻影。

    且不说孙东东是真糊涂还是假无知,以“精神有问题”来给“老上访户”定性,就算真是“偏执型人格障碍”,难道他就没有了正常申诉的权利?我们的社会就不该去耐心地倾听、认真地关注?人的精神状态、人格存在是否有缺陷往往只是在社会性的定位上才有表述的意义,纯生理学上的定位只是无知的书生或是别有用心的学人才会特别予以强调,这“99%”以上的定位想给人以什么样的误导呢?联想到去年三鹿事件引起全国公众关注后,孙东东曾于9月12日在新浪网以卫生部专家调查组成员和法学教授身份,就三鹿事件答记者问,大包大揽地说什么“奶粉保险、企业主动、政府处理没有疏漏”,人们不禁要问:如此专家的言论还有几分可信?

    作家鄢烈山曾说孙东东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不知孙东东这次遇到的是什么鬼?

(2009-04-04)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4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164/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