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既不是这样的,也不是那样的 12-16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121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46 评论 443

 

    刚才有位朋友以“广电局发园林年票”为立论点,“很诚实地、有证据地”断言《午间风》节目“维护的是中产阶级利益,而从未帮助过真正困难的群体”,其实质是“徒有虚名,不过如此,只是政府的傀儡而已”。白天诸事纷扰,实在抽不出时间来和这位朋友说说想法,夜深人静,终于可以就此说上几句。

    其实无论朋友们以何种评论相加,我们都觉得十分理解并总是认真地思考能否从中获取教益。生命正是因多彩而可贵,不同的观察角度和相异的思考立点自然会导致迥异的结论,又岂能强求总是赞声一片?人所熟知的古希腊哲学家皮罗有几段传诵于后世的经典:“它既不是这样的,也不是那样的,也不是这样和那样的”、“没有任何事物是美的或丑的,正当的或不正当的,这只是相对于判断而言。没有任何事物真正是这样的,只是人们按照风俗习惯来进行一切活动。每一件行为都既不能说是这样的,也不能说是那样的”、“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固定下来当作教训,因为我们对任何一个命题都可以说出相反的命题来”。有鉴于此,是否“维护的是中产阶级利益”、曾否“帮助过真正困难的群体”等都不是值得一辩的话题,事实俱在,难道真的值得去辩?我们感兴趣的只是这些话语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习惯成自然的历史痕迹,那些曾在长期的历史时期一路伴随人们前行并扭曲了几代人意识的思维逻辑和推论依据。

    什么是“中产阶级”?哪些可划为“真正困难的群体”?言者轻车熟路地从对立的情绪中抽绎出两大相向而成的阵营,虽说两者的内在界定十分模糊甚至随时在游移概念,但已被赋于了天生成立的对抗仇恨情绪,由此出发,最终便是非此即彼,两者从来水火不容。

    在近百年的历史时期,我们太熟悉了这种演绎模式,自从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提出“到目前为止的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这个断论之后,整整一个世纪的中华大地便在现实社会生活中实践、演绎着这个理论,乃至时至今日,人们的思维总会习惯性地以阶级斗争的总纲来统领实践生活中的种种判断。

    当然,国家大法《宪法》都明确表示“阶级斗争将长期存在”,我们自然不会超越宪法去擅辟蹊径,但我们是否可以坦然面对社会现状,那种基于阶级斗争的观点生成的对立仇恨情绪在如今的文明社会中是否还具有以往改朝换代时期所具备的凝聚力和推动力呢?稍作有心人就不难发现,其实现在国家早已在实质性的操作中淡化了阶级斗争的观点,人文化社会环境的建设和和谐社会理念的推出实际已摒弃了阶级斗争的号召手段,只是限于党的一以贯之的理论概念不便明确提出与以往相悖的理论体系,只能明修栈道、暗渡陈仓,通过实践中的操作来固化概念。不过如此一来在实践中子民就往往不能很快转过弯来,往往就会下意识地以阶级斗争的手段去概括社会中存在的各个层面,简化为两大对立阵营,客观上将会强化其间的矛盾而不是寻求解决的途径。本文开头所举之例便是典型的一例。

    循着对立的情绪往下走,阶级斗争将会以何种面目出现呢?无疑,处在社会底层的打工者便会是以阶级斗争理论支撑自己行动的急先锋。是走理性探索之路还是回归以暴易暴之路?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但愿我们不再糊涂。

(2008-12-17)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46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2150/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安然随笔

“孝”,能解决所有问题吗?(2-18)

昨天节目中最后一个参与电话的阿姨言犹未尽,节目过后的延伸交流令人唏嘘,原来那位阿姨说的是“农村有些老人和子女发生争执,媳妇往婆婆面前扔了一把刀、一根绳,说是自己挑了断方式,结果那位老人选了绳子,上吊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