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集体癔症? 3-31

2019年4月8日16:06:43 发表评论 123

 

    当非理性的认知植根于宗教的沃土时,愚昧就会开出艳丽的罂粟之花;当愚昧和盲从成为一对无知的连体儿时,迷信便会在宗教的躯壳中借尸还魂;当迷信和宗教的本质区别依然是谁都无法说清的一笔糊涂帐时,求神拜佛、祈福禳灾之举仍将理直气壮地盛行于现世。

    淼泉的一位老农民神情凄苦地来《午间风》求助,说是十年前,自己曾信风水之说,在门前钉了个三叉状的避邪符号,要化解门前那条河道走向可能给自家命运带来的不利。当时倒也一切太平无事,可最近几年,附近有几户邻居家中有人相继生了癌症,周围的乡亲们便怪罪于他,说是都因为他钉了那个避邪符破坏了风水才导致了这样的恶果,而且不知是谁特意从古里请来某大仙实地踏勘风水,作出结论,只有请十八个道士连做两天道场方能禳解。那位老农民说,前天晚上,村民小组长召集村民代表开会商量后已决定要做这道场,而且费用由他承担。老大爷说,一个道士每天的人工费是两百,十八个道士连做两天,再加上其他一些必备的费用,不化个一万八千的根本别想打发,自己一年才挣不了几个钱,如此平空生出的巨额负担如何能承受?实在不行,那只有拼上老命一条!

    此事我们目前正在和村里做协调工作,但前景并不乐观。当迷信披上习俗、宗教等外衣已深深地融入人们的日常思维和言行举止中时,简单的劝说、正面的理喻根本无法拔出人们意识深处的钉子。

    新中国成立已有半个多世纪,可迷信的邪恶之火却在人们意识深处恣意蔓延。我们要想问的是:原因何在?作为政府,对民众意识形态中存在的这种非正常现状是否真正在意?是否真正在着力提倡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对以宗教名义出现的种种祸国殃民的迷信行为是否该软弱无力地姑息和放任?难道真的有意无意地希望百姓都成为愚民?

    迷信,是一种容易引发群体癔症的社会恶习。

(2008-04-01)

web-admin

发表评论

您必须才能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