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烈士于地下,他们还会慷慨赴死吗? 4-3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5199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34 评论 513

      清明将至,缅怀先烈的庄严肃穆场景无疑将会屡屡再现。

但令人难以确定的是,要是真能起先烈于地下,他们是否还会如先前那样义无反顾、赴蹈死地?

抚读如今尚存于世的烈士遗文,满卷浩然之气扑面而来。支撑他们慷慨赴死的信念是“英特纳雄耐尔一定要实现”,是“打碎一个旧世界,迎来一个新乾坤”,是“工农的解放”,是“人民的当家作主”。这些信念在先烈们的眼中是彼岸璀灿的灯火,虽不能盈盈在握,却绝对值得期待,甚至值得以命相求。

信念的验证在历史的同期无法得出结论,一切都可在未来的预期中被设想得令人神往。时空的转换让历史的验证变得无可延宕地凸显,现实已挤干了想象中的最后一滴水份。“人民”、“工农”等概念的对应座标在空中无尽地盘旋,始终难以找到真正的目标依附地。下岗失业人员的窘迫境遇,失地农民的满腹怨言,干部民众之间的对立情绪,贪官污吏的淫逸奢耻……凡此种种,革命英烈泉下有知,定会惶惑当时所为是否确有所值。

也许会有人说,古人尚知“圣人不凝滞于物,而能与世转移”的道理,新时代的人又何必拘泥于具体的外在表现形式呢?当时是当时,现在是现在,难道非得要墨守成规吗?

毫无疑问,社会在发展,观念也总要更新,主导社会发展的主流也从来不是一成不变,但问题在于信念支柱和现实追求的严重背离。

近百年来的中国革命斗争史始终是以“为工农大众谋利益”作为旗帜上的标帜符号,从思想体系到建国纲领(《宪法》)都是贯穿着这一思想脉络,可实际上真正的“工农大众”已很难从所处的社会行为中解读出“主人翁”的自豪。

清华大学孙立平教授认为:中国目前的首要任务是重建社会的基础秩序,也就是要理清思路和实践的统一协调性;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朱伟一认为:中国的国情中国人自己也弄不清楚,国情问题是个话语权的问题。其实这两位都已把话说到了只差捅破一层窗户纸的程度,简而言之,他们都已委婉地指出了中国目前理论和实践相矛盾、民众缺乏话语权进而导致只重眼前实利不思长远进取的客观现实。

(2007-04-04)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1944/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