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不够,还要“拿点新米尝尝” 4-1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30237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34 评论 704

有些事,象针扎在心上,时时以隐痛的方式在向人们提醒它的存在。

周行有位年过五旬的农妇,来《午间风》诉说多年来求医的遭遇。她的丈夫几年前患骨癌在常熟某大医院求治,可有位姓张的医生非但在动手术时明目张胆地索要红包,而且手术过后又要患者“拿点新米来尝尝”。可怜这户农民本就借着钱来看病,家中也并无多余的米,只能再去想办法筹措。同样是医生,也同样是这个病人,在其手术过后病情又恶化,转上海长海医院治疗时,带了一桶油想给医生,可上海医生拒绝了。不是嫌少,而是“你们这么困难,这桶油我如何吃得进”——这是上海医生的原话。

同样是医生,所为却有天壤之别。

收受红包、索要好处,卫生系统历来就明令禁止,可事实上总是禁而不止。也许有善良的市民会说,去举报了查啊。是啊,理论上可以,实际却很难办到。去查?证据呢?没有确切的证据,此类投诉往往总是不了了之。

有时我们也会这样想:也许人们对那些并不存在的神神鬼鬼心生畏惧倒并非是坏事,想到“头顶三尺有神灵”,至少会有所顾忌,或许反倒会促成一些积德行善之举,通俗之说曰“对得起良心”。

良心的有无对有些人而言只是一个虚空的概念,道德的约束力对那一类人总是显得极其苍白无力。但不靠道德,规章制度有用吗?言行不一是目前中国社会现状的最大特色,要真正落实规章制度恐怕还得假以时日。

人要是没有了自律的基本概念,那再多的规定也只能落在虚空地。(2007-04-01)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34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1943/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