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节·玫瑰·民工·讨薪 2-14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9353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32 评论 622

情人节,一个弥漫着玫瑰幽香的粉色节日。

可是这一片粉色的浪漫和正深陷在讨薪无着的绝望中的民工朋友们实在相距太远。今天依然是好几批拿不到工资的民工前来求助,他们抱着一线希望来到《午间风》办公室,想在过年前的这有限几天看看老板们是否能开恩。

前来求助的民工大半还很年轻,不过也就二十上下,正是浪漫的年龄。试着问他们:今天情人节,是否会给女朋友送花?他们写满沮丧的脸上顿时堆起了无奈的困窘:在外打工,哪会有钱给女朋友买花?再说工资还没讨到,送花的浪漫想都不敢想。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社会管理思路依然沿袭开国时的荡涤历史陈迹的豪情,各阶层上下至少在口号中均引为同道。改革开放后的这几十年,已逐渐将各阶层的应有定位厘定明晰,尊卑有序,管理和被管理者之间的鸿沟已成不可逆转之势。这本来也是社会发展必经的一段历史过程,但在目前的社会状态中一个尴尬的现象是:原有的思维定势惯性实在太强,尤其是处在被管理地位的劳动者,比如本文提及的打工朋友,往往很难在思维中过滤掉现在早已荡然无存的曾有过的名份,这样在遇到无情的现实挫折面前往往就会累积起难以消解的敌对情绪。

情人节的粉色浪漫和严酷的社会现实有着巨大的落差,也希望今后出现在口号中的言辞和民工朋友所历经的现实处境不要有如此大的落差才好。(2007-02-14)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32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1908/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