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最后的一天 2006-12-31

web-admin
web-admin
web-admin
23396
文章
2
评论
2019年4月8日16:06:30 评论 422

2006年最后的一天。

不知有心者是否感觉出了今天节目中两处颇为怪异的地方?一处是在四十分以后,一处是在五十分左右,主持人忽然声调迟缓,正如久睡初醒、睡眼惺忪之时虚与委蛇的交谈之态;而且细加推敲的话还会感觉当时其实听众和主持人的对话也是戛然而止,常理应该还会有所延续(网上可选听录音)。

发生了什么事呢?是这两处使用了延时器。

《午间风》节目当然是现场直播的,但从主持人说话到收音机接收到电波其间有十秒的延时,这十秒的延时就是使用了延时器。当主持人按下延时器后,设备就会删除前十秒的声音,而这十秒的声音间隙就由设备将之后的声音拉长来填补,这样就出现了主持人的声音象久梦初醒的浑沌状。

那为什么那两处地方要按下延时器删去十秒内容呢?这恐怕朋友们都不言自明:关乎政治禁忌。

《午间风》其实的确已尽量让民众有个原生态声音传递的平台,已顶住了诸多压力给我们的民众营造着一个尽可能坦诚交流的平台,但毕竟如我们经常说的那样,《午间风》不是任人跑马的菜园子,不负责任的随意贬斥性的言论我们历来不提倡,我们提倡的是认真关注、积极思考、努力改进的健康心态,空发牢骚、信口骂人只会离解决问题的初衷越来越远。那两位听众都是在投诉政府占地后的补偿问题,认为自己应得的补偿没有到位。这本应是引起政府部门重视从而积极解决的重要民生问题,我们《午间风》也历来非常重视农民朋友的这类权益问题,可这两位朋友在电话中用极其轻慢的口吻评价党和政府,说“现在的共产党都是……”,话语充满了极度的憎恨,你说,这几句话能让它出去吗?要么就是《午间风》打算关门啊!

倒不是如有些善意的朋友也曾说过的那样“记者也要考虑饭碗问题”,主要是我们并不认为随意贬斥对方就是真理的体现,鲁迅也说过“辱骂和恐吓决不是战斗”,情绪化的言论决不应是我们所推崇的表述手段。

当然,毫无疑问,《午间风》按下延时器未让那几句充满着仇视政府色彩的言辞得以传播并不意味着那两位朋友一无是处。我们也期待着有那么一天:政府官员听到民众敌对性的言辞能宽容一笑,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明白对民众的敌对性言辞往往也不必上纲上线,民众其实也只是在事关自身利益时才发发牢骚,究其实质也并无太大的恶意,而且身为公仆,本来就应做得更好。

2006年最后的一天,让我们对新的一年充满期待!(2007-01-01)

web-admi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4月8日16:06:30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s://www.am1116.com/11864/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安然随笔

《午间风》网络版七周年 2013-6-3

昨天一位“常上网看看”的朋友语重心长地送来了批评,认为“新年的钟声已过去四个多月,《午间风》网络版却依然高悬一篇《朋友们新年快乐》的文章”,令人“心中总感觉有点那个”。这位朋友说得委婉,我们却早已无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