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电视 · 常熟声屏 · 常熟电视· 世纪常熟
常熟广播网首页:
首页
常广新闻
昨夜今晨
专题报道
镇场新闻
政要·社会
财经·汽车
娱乐·军事
图片新闻
提供线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镇场新闻 >> 古里新闻 >> 全文
新闻故事:时隔半个世纪的相聚
 http://www.am1116.com    2018-4-8 14:39:00    古里    @常熟广播
  •     4月3日,古里镇苏家尖村葑泾,轻摇的杨柳、葱绿的麦苗、金黄的油菜花使这个村子到处洋溢着春的气息。
        跟随着春天的脚步,一群70来岁的银发老人,乘着公交从城区来到这里,他们是1964年至1969年到这里插队落户的知识青年。时隔50年,他们怀着对故乡的眷恋,带着对父老乡亲的挂念,到当年插队的地方探望曾经的好友,寻觅当年劳作的足迹,重温艰苦浪漫的岁月,并与当年的老支书、老队长、老邻居共叙友情,共话发展。
        顾鹤鸣不是知青,但他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当年知青来到葑泾后,与知青年龄相仿的他便与这群来自城里的靓哥亮女打成了一片,最终与其中的女知青朱霞保恋爱、结婚,并一起工作,一起生活。这次活动就是由他俩通知知青、联系邻居,里应外合,一手操办的。“我们当年一共有22位知青到葑泾插队,今天来了18位。”对于知青的到位率,朱霞保十分满意。
        1968年,陶卫民只有17岁,插队还不够年龄。到了第二年,刚满18岁的他就迫不及待地下乡插队。“一是响应毛主席号召,二是家里父母要管,我不要管,想到农村独立生活。”但是到了农村以后,到处面临着贫穷和困难。“住的是仓库,老鼠多得不得了。吃的是青菜黄萝卜,不夸张地说是猪吃什么我们就吃什么。回到家里父母让带点吃的硬来‘不要’,但到了乡下其实真的没啥吃。”
        当时农村处于困难时期,当地农民也没有什么吃。但是生产队对知青十分关心和照顾。“天地良心,宅基上的乡亲对我们十分关心的。米不够吃,生产队把稻种谷拿出来给知青做米。在喂猪吃糠时,特意留下米心给知青。”这是这样,陶卫民投入到了艰苦的农村生活。他苦活累活样样肯做,挑担罱河泥样样都会。“只要你做得来,反正我也做得来,肯做就会,不肯做就不会。”
        这一插,陶卫民在葑泾整整生活了十二年,他在葑泾安心地扎下根来,与队里的女青年邹小招结了婚,还造了房,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全部奉献在葑泾。要不是知青返城政策,他早已是葑泾的子民了。葑泾成了他的第二故乡,虽然回城多年,仍隔三差五地到乡下过把瘾。“我差不多每一个月就要来一次,与乡亲们说说非,聊聊天,趟趟丝螺(捕丝螺),蹲城里不习惯了,跟这里的老年人谈得头来。”
        1964年10月9日,刚刚高中毕业3个月时间的赵瑞玉就与谢美娟、季榴芳二名女知青一起插队到葑泾大队,住在一家富农家的厢房里,一起生活了4年。“当时农村苦来不得了,我们刚刚下来时刚好推行三熟粮,田里农活十分辛苦,我们根本从未接触过,照样与农民姐妹一起参加劳动,大热天赤了脚到田里,莳秧割稻样样都做,确实是一种锻炼。直到现在我也觉着插队对我们这一代人相当重要,引导我们一路走过来养成了刻苦的习惯。”讲起当年的知青生活,赵瑞玉强忍着辛酸的泪水。
        “老百姓对我们相当照顾,我们三个女知青年纪相当轻,只有十七八岁,饭不会烧,田里远一点的话回转已有乡亲帮我们做好了饭,所以苦是苦的,但是感到充足、温暖、亲热。虽然从1975年回城至今已经43年,但当年的乡亲我个个记得,全叫得出名字。”
        赵瑞玉出身资本家家庭,但她肯吃苦耐劳。在葑泾,她边劳动边学习,考取了师范,毕业后到古里中学代过课,后回到葑泾当过小队会计,妇女队长。插队期间的一次活动中,她与自己的同学、1964年插队到白茆的万馥康相遇相恋,并在1969年结婚,万馥康从白茆调到葑泾,生产队特意为他们建造了二间房。
        1968年,六六届高中毕业生、当年21岁的蔡保康到葑泾插队。他说,当时在毛主席的一声号令下,我们知青义无反顾、一颗红心到农村来。虽然葑泾并不缺少劳力,但当地农民对我们相当关心,双方融合得非常好。我们插青素质也相当高,都是老老实实,本本份份。回忆起当年的插队生活,蔡保康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当时知青生活要比农民还苦,为啥?农民家里大部分有老人,田里回转夜饭已经烧好了,而知青田里回转灶头锅子冷冰冰。农民有自留地,可以种点山芋等吃吃,知青种不象啥,没啥吃。特别是农忙,早上烧了饭,早上吃、中午吃、晚上吃。晚上吃其实饭已经馊了,肚皮饿,照吃,吃则拉肚。”
        “农民把我们知青当成他们自己的小孩关心呵护。比如每逢年过节,团子、粽子、糕点吃不光,家家户户都要送来,实际上我要比他们吃得多。有一次,我受粽子受了60只,吃不了。比如说农民婚丧喜庆,都要邀请我们去。”蔡保康始终没有忘记大队、生产队和农民兄弟对知青的关心爱护。
        1978年,国家恢复高考后,蔡保康考取了当时的江苏师院即现在的苏州大学,分配到苏州电大工作,直到退休。当插友联系他回第二故乡看看时,他马上赶了过来。他说:“现在大家都在讨论青春无悔,青春有悔,我认为不管无悔还是有悔,但是青春只有一次,不会重复,我们把人生最美丽青春献给了农村,献给了葑泾,使我们经受了锻练,得了考验。这是我们一辈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财富。”
        在农村广阔天地,知识青年积极参加农田劳动,踊跃投身农村建设。他们当医生、做教师、搞文艺,为农村的医疗卫生和教育文化事业发展奉献了自己的青春才华。他们扎根农村,把知识和青春无私地献给了农村。在22位知青中,有9位知青在葑泾结婚成家。“望望昔日同甘共苦的兄弟姐妹,看看新农村的变化。”谈起这次活动的意图,朱霞保如是说。离开葑泾40年,她跟其他知青一样,始终牵挂着她的“婆家”。  
        知青们到当年生产、生活的地方、到当年的乡亲家里走走看看,寻找着40年前的足迹。听说40年前的知青回“家”来,当年的大队干部、生产队长来了,当年的好兄弟、好姐妹来了,他们手拉着手、面对着面,仿佛有讲不完的心里话,道不完的离别情。一位女知青当场作诗一首表达了自己的心情,“春光明媚菜花香,五十年前的知青回故乡,当年的小伙子小姑娘,如今头发已是白花花,互说离别后的心里话,千言万语难表达。”
作者:邵金祥
活动回顾more
  • 市新区小学百年庆典
  • 小主持人参观常熟广电
  • “五月阳光”常熟爱心
  • 环卫杯广播公益广告比